来自 业务纵览 2019-11-03 20:2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wns.9778官网 > 业务纵览 > 正文

污水处理厂如何走出,管网建设资金不足制约污

图片 1

一直以来,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我国城镇污水处理能力不足、水环境持续恶化等问题愈加突出。改善水环境,第一步就是要做好城镇污水处理,这已成为业内共识。

原本应该成为水环保最后一道防线的污水处理厂反成排污大户,近年来屡见不鲜。事实上,生活污水处理厂治污反致污与其深陷资金困境不无关系。一些地方政府拖欠污水处理费成了“家常便饭”,部分污水处理厂因为运行经费不足,设备无力更新维护,功能参数降低导致维修费用和单位电耗增加,只能低负荷运转甚至停运。如此恶性循环,污水处理厂陷入治污反致污的怪圈。

今年5月,国务院出台的《“十二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提出,“十二五”期间,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投资近4300亿元。“十二五”规划污水年处理量将达500亿m3,省会和地级市仍是建设重点。“十二五”期间有建设需求的城市共379个,新增设施的处理规模将以中小规模为主,但保持持续增加态势。

深陷资金困境

陕西,这个位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起始省份,不仅是“南水北调”核心水源区——汉江、丹江的发源地,也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库70%的“蓄水池”。陕西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所肩负的重要使命。由此,陕西的水污染治理工作受到各界关注。而在水污染治理的诸多工作中,城镇污水处理能否实现达标排放成为重中之重。

高昂的污水处理成本,或许正让许多污水处理厂陷入困境。据一位颇有经验的污水处理厂厂长分析,不计管道维护投资,污水处理厂常规的处理费用为1.1—1.2元/吨。而平均污水处理费收入仅为0.79元/吨与1.2之间巨大的差距使污水处理厂正常运营遭遇瓶颈,这也是中国水业市场亟需解决的巨大问题。

污水处理走上“正轨”水环境质量显著改善

被誉为“中华水塔”的青海,是我国重要的水源涵养区,被列入国家首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生态地位十分重要和特殊。截至2015年,青海污水处理厂数量从“十二五”前的13座增长至52座,基本实现了“县县有污水处理厂”的目标。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环资工委主任李健伟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截至2015年6月底,陕西省已建成运行城镇污水处理厂118座,实现县级以上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处理能力391.55万m3/日,日处理污水317.6万m3,处理率达到82.7%。截至目前,陕西省共建成城镇污水处理配套管网项目2532个、2771.8公里,其中城市建成912个、969.7公里,县城建成1512个、1690公里,重点镇建成108个、111.7公里。

环保项目“三分建,七分管”。此前青海省政府曾明确要求,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管理资金主要以市县政府投入为主。对此,不少基层干部反映,项目建设勉强可以想办法腾出钱来,但建成投运之后的日常维护、运转经费捉襟见肘。

“在2015年二季度全国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行情况考核中,陕西省城镇污水处理工作全国综合排名前5位。”李健伟如是说。

在位于黄河沿岸的化隆县,住房建设与规划局党委书记于海泉介绍,除了已使用的县城污水处理厂,群科新区日处理能力4000吨的污水处理厂也已基本建好,总投资3633万元,其中地方需配套1450万元,由于财政匮乏,已欠施工单位1000多万元,准备通过银行贷款的方法解决。

咸阳市市政府负责人表示,在2012~2014年渭河3年行动中,咸阳市新建城镇污水处理厂11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32万吨,封堵渭河入河排污口13个,占入河排污口总数的65%,消除了生活污水直排渭河现象。2014年渭河咸阳段出境断面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年均浓度较2011年分别下降35.9%、52.9%;今年1~7月份,两项污染物浓度均值较去年同期下降33%和37%,溶解氧浓度均值5.42mg/L。

而陷入困境的污水处理厂,不仅源自青海。根据2016年9月底江苏省环保厅发布的2015年国控重点企业环保信用等级等级最差的红色、黑色污染企业中,有超过一半为污水处理厂,南京市两家被评为红色等级的污染企业,全部都是污水处理厂。在之前环保部门定期发布的国控重点企业在线监控数据中,污染物排放超标的企业名单中,污水处理厂占大多数,一些污水处理厂甚至每个月上榜。

在西安古城墙脚下,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他们纷纷表示,“光就护城河水质来看,西安市的水质地区的确较前几年有较大改善。”

南京市环保局相关处室人士介绍,污水处理厂污染排放超标是其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在监测中可以发现,不少污水处理厂总磷、总氮、氨氮、固体悬浮物等指标都会超标,有的单项超标就可以达到4倍。”这就是说,污水得不到完全处理就被排放了。

管网配套难到位 污水处理厂常“吃不饱”

按照我国对于污水处理厂处理废水的标准,最高等级的一级A标准中,化学需氧量是低于50毫克/升,PH值为6—9,而对照地表水最差的劣5类水的标准,和一级A标准一样。“这也就意味着,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置过的废水,哪怕是达到最高标准,排出来也是劣五类水。”市环保局一位人士指出。

虽然陕西在污水处理厂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绩,但陕西省住建厅副厅长任勇透露,在实际运营中,很多污水处理厂污水搜集难度大,经常面临“吃不饱”的局面。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生活污水处理厂治污反致污与其深陷资金困境不无关系。通常,污水处理费涵盖在居民自来水费中,上缴地方财政。政府直接投资运营的污水处理厂每年根据运营情况申报所需费用。由政府采取PPP模式运营的污水处理厂,则由地方政府按照既定合同拨付费用。

如何定义“吃不饱”?业界公认的一个评价标准就是运行负荷率(运行负荷率=每日实际进水量/每日设计处理量)。记者了解到,陕西省2013年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率为70%。这与同期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率相比,确实有一定差距。甚至在一些中小型城市,运行负荷率则更低,如安康市运行负荷率只有52.88%。

然而事实是,一些地方政府拖欠污水处理费成了“家常便饭”。曾经,陕西咸阳市东郊、西郊和南郊3个污水处理厂被拖欠费用累计达5000万元以上。2014年5月,环境执法局再次到咸阳检查,结果“地方政府仍在拖欠企业当年污水处理费”。

为什么运行负荷率偏低?“一方面当初建厂的时候很多属于‘一哄而上’,设计规划缺乏统筹,特别是在陕南地区。而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管网配套建设不到位。”任勇如是回答。

然而事实是,一些地方政府拖欠污水处理费成了“家常便饭”。曾经,咸阳市东郊、西郊和南郊3个污水处理厂被拖欠费用累计达5000万元以上。2014年5月,环境执法局再次到咸阳检查,结果“地方政府仍在拖欠企业当年污水处理费”。

陕西省某污水处理企业负责人表示,众多城市污水处理规划设计普遍存在“重厂轻网”现象。处理厂设计规模偏大,管网却不配套,直接导致实际来水量严重不足。“一个设计规模为日处理能力10万吨的项目,实际来水量只有2万~3万吨,这是普遍情况。”

无独有偶。据报道,前不久青海西宁一企业起诉政府违约拖欠污水处理费用3000万元……

“为什么会滞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资金来源不足。”陕西省住建厅副厅长任勇“一语中的”。

污水处理费长期拖欠,由此带来的结果显而易见。部分污水处理厂因为运行经费不足,设备无力更新维护,功能参数降低导致维修费用和单位电耗增加,只能低负荷运转甚至停运。此外,还会带来连锁反应。比如,西安周至县污水处理管理中心一度由于长期收不到污水处理费拖欠电费,被周至县电力局实施断电。“如此恶性循环,企业陷入治污反致污的怪圈。”马小现感叹。陕西省专项执法检查发现,在陕西,超标排放的污水处理厂,三分之一以上是因为当地政府拖欠污水处理费。

资料显示,陕西省在争取资金支持方面,组织该省各地申报2015年污水处理设施配套管网项目698个、964.21公里,会同陕西省财政争取污水管网专项资金4.36亿元。2011~2015年,共计争取中央城镇污水管网专项资金35.7亿元。

地方政府的资金不能及时拨付,无疑为污水处理厂非正常运行埋下伏笔。不过,聚光灯下,困局依然存在,即便这笔钱能够如愿按时到位。“污水处理厂的运营成本远超污水费。”马小现一针见血地指出。

“看似很多,但对于地方来说,仍是‘杯水车薪’。”任勇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中央层面对管网建设的补贴额度是60万元/公里,但是建设成本往往高达300万~500万元/公里。“这中间的差额,只能靠地方政府自己配套。在大中城市,配套资金尚能跟得上,但在一些中小型城市,政府财政很难拿出那么多钱。所以才会出现配套管网建设难到位的现象。”对此,任勇表示,希望中央层面在管网资金补贴方面,能继续适当加大补贴力度。

具体来看,“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方花不起那么多钱,所以导致了偷工减料的上一些设施。技术方面,一级A标准本身运行是不稳定的,这样就会造成一些关键性指标超标,例如在北方冬季,总氮可能会超标。”北控水务集团技术总监贾立敏说。一方面是地方财政对污水处理费用的支付资金短缺,一方面是污水处理厂排放不达标形成的“妖魔化”。这样的问题如何破解?

污水处理费难以覆盖成本

如果污水处理厂提标势在必行,确定相应的调价机制则显得更为迫切。贾立敏提出,考虑到地方政府承受力,确立一定的调价机制对于提标后污水处理厂正常运营十分必要。因此,“一种污水处理先进技术,对企业来讲可能很好,但是对全局未必适用。要分别考虑不同地方的水质改善需求,不能搞一刀切。国家标准首要是保全国污水处理底线技术;地方标准和排污许可证,则可以解决不同地方的特殊问题。”

在污水处理领域,采用BOT、TOT、PPP等模式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这在陕西也不例外。记者了解到,目前在陕西,上述融资模式大多用于污水处理厂建设和运营,并非配套管网建设。“究其原因,是因为管网建设投资回报比建厂,要低很多。所以一般民间资本介入管网建设的意愿较低。”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知名市政领域投融资专家薛涛此前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透露。

“吃不饱”的困扰

咸阳市西郊污水处理厂就是这样一家通过借助BOT模式建成的生活污水处理厂。该厂总投资人民币1.53亿元,2009年1月正式运营,2012年4月开始提标改造,2013年6月提标验收。目前该厂污水处理后出水水质均达到《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一级A标准和《黄河流域污水综合排放标准》(DB61/224-2011)一级标准要求。

当污水处理厂深陷资金困境时,另一问题也随之渐渐浮出水面。

该厂负责人透露,目前该厂的运营成本在1.039元/吨左右,而当地居民的污水处理费为0.95元/吨。“这中间的差价缺口,基本都是由政府来补贴。”该负责人透露。

“一些地区收水管网建设滞后,经常‘吃不饱’,部分地区甚至还存在管网雨污不分流,造成进水浓度过低、水量过大的问题,这些都影响了污水处理厂的正常运行。”在提供出的一份材料中,陕西省环保厅指出。

当被问及政府是否能按时准确发放处理费时,该厂负责人表示,从污水处理厂正式运营以来,基本都能按时付费。“但是,我们污水处理厂在试运营期间的费用还有一部分没有到位。这部分希望政府也能尽快给予解决。”

何为“吃不饱”?简单说即污水处理厂建而不运。如何定义“吃不饱”?业界的一个评价标准是运行负荷率,它由公式“城镇生活污水处理量÷城镇生活污水产生量×100%”计算得来。按照住建部规定,“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率在一年内不低于设计能力的60%,三年内不低于设计能力的75%”。

污泥处置有待进一步解决

但现实中,“大马拉小车”的现象屡见不鲜。根据材料,2013年陕西105座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总设计处理规模344.6万吨,实际每天处理量为239.6万吨,整体运行负荷率70%。

在污水处理行业近几年快速发展的同时,其副产品——污泥,总量也在不断增加。而对污泥能否实现无害化处置,也成为对污水处理企业考核的重要指标之一。

在一些小城市,这一比例更低。如,安康市生活污水日设计处理能力14万立方米/日,实际日处理平均6.41万立方米/日,负荷率只有52.88%。甘肃省通渭县、临潭县的负荷率不到10%。日前,位于礼泉县的陕西再生资源产业园区内的污水处理厂被曝光,“因没污水可处理,自2014年5月建成后,一直未投入使用,现在部分设备已锈迹斑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陕西省对于污泥处置的方式大多以安全卫生填埋为主。而对于污泥处置利用的其他方式,如干化焚烧、好氧堆肥,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

斥巨资建设的污水处理厂缘何“晒太阳”?“一方面当初建厂的时候很多属于‘一哄而上’,设计规划缺乏统筹,特别是在陕南地区;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管网配套建设不到位。”陕西省住建厅副厅长任勇如是解释。

以西安市为例,西安市水务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西安市市内有3家政府选定的有资质的危废处置企业处理污泥。在处理方式中,水泥窑协同处置所占比例不足10%,好氧堆肥生物利用也仅在10%左右。

“重厂轻网”现象的直接后果是实际来水量严重不足。“一个设计规模为日处理能力10万吨的项目,实际来水量只有2万至3万吨,这种情况并不罕见。”陕西一污水处理厂企业负责人透露。

而在安康市,安康市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该市对于污泥处置的很多项目还处在商议引进过程中。“我们跟省发展改革委协商的结果是先将污泥脱水,将含水率降至60%以下,等好氧堆肥生物技术成熟以后,再进行技术选用。”

原因?任勇坦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是资金来源不足。“目前中央层面对管网建设补贴额度是60万元/公里。说实话,可能连土方机械的钱都不够。”他认为,尤其是陕南地区,受地形限制,管网建设成本往往高达300万至500万元/公里。这中间的差额,只能靠地方政府自己配套。

与此同时,“管网在地下,一来建设难度大,二来老百姓看不到、绩效难凸显,容易被忽视。”住建部城建司水务处调研员曹燕进表示。不过,“污水管网建设已经引起重视。”她补充说。

愈发严峻的污泥处置问题

如今,更让她担忧的是愈发严峻的污泥处置问题。“就像厂网并重一样,泥水也应并重。”曹燕进称。

作为污水处理过程中的附属产品,污泥是一种含水率高、富含有机物、病原体、重金属等物质的特殊城市垃圾。近几年随着污水处理业的快速发展,其总量不断攀升,以2014年为例,城镇污泥产生量为3600万吨。“只抓污水处理,不抓污泥处置,一下雨,污泥重新进入水体,再次污染土壤,岂不白搭功夫!”马小现说。

现实的确令人担忧。根据《节能减排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城市污泥无害化处置率应达到70%。按照曹燕进提供的数据,目前我国城市污泥规范化处置率只有50%。眼下,陕西仅西安市内有3家政府选定的有资质的危废处置企业处理污泥,实际污泥处理量还不到污泥产生量的一半。

同污水处理一样,缺少资金也是各地污泥处理设施缺乏、进而影响无害化处理率的掣肘之一。据E20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污泥处理处置市场分析报告》,从BOT项目角度看,污泥处理处置全成本区间在150元/吨至500元/吨,平均成本为270元/吨,折合到污水处理费中约合0.2元/吨。

来自:环保新课堂

本文由威尼斯wns.9778官网发布于业务纵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污水处理厂如何走出,管网建设资金不足制约污

关键词: